“帕金森病并不像它最初起病时那么简单,涉及多个神经递质网络的多系统变性,小脑网络的异常改变可能也参与某些运动症状的发生。幸运的是,多巴胺能提高运动能量,足以改善运动控制,但最终其他的退行性改变更加重要。”12日,在第一届中国帕金森联盟大会暨第三届运动控制与帕金森病国际研讨会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神经病学与中风研究所人类运动控制部门主任马克・哈利特教授说。

国家老年疾病临床研究中心(宣武)主任、中国帕金森联盟理事长陈彪教授介绍,随着人口老龄化,主要以影响老年人运动功能为临床特点的帕金森病,已成为严重威胁老年人健康的第三大杀手。流行病学研究显示,65岁以上人群帕金森病的患病率达1.7%,我国目前有近300万帕金森病患者,常年忍受震颤、肌肉僵直、运动迟缓等运动机能障碍症状。我国帕金森病患者的数量已占世界总数量的一半以上,而被诊断治疗的患者不到一百万。

我国帕金森病仍处在知晓率低、就诊率低、诊断和治疗率低的“三低”状态,尤其在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主要原因是缺乏帕金森病专科大夫。帕金森病尚无有效治愈办法,具有病程长、残疾率高、家庭和社会负担重等特点。

“多巴胺能解释帕金森病运动特点,比如可以解释帕金森病一般运动缓慢和一些运动起始问题,但不能解释序列效应及缩放障碍;可以解释僵直,但几乎不能解释震颤;还可以解释一小部分姿势不稳及步态。”马克・哈利特说,以多巴胺替代药物治疗和脑深部刺激术外科治疗,能较好地改善患者临床症状,提高其生活质量,让老人活得好、活得长。

2017年11月,中国帕金森联盟成立。陈彪介绍,该联盟临床检测老年斑和多巴胺神经元数量的PET分子显像探针已研发成功,并应用于临床500多例患者和新药注册多中心临床试验。(马爱平)

(责编:张胜男(实习生)、熊旭)

文章来源:人民网阅读原文】。感谢您的支持!
阅读提示:科塔学术无法对本文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