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梧桐,农科院人才工作显真章

 

■本报记者 王方 甘晓

今年9月,距离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谷晓峰回国工作已有四年之久。谈到当年的抉择,他笃定“来农科院是百分百正确的选择”。

去年以来,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贺信精神,中国农科院启动实施《青年人才工程规划(2017~2030)》,并围绕人才引进、培养、评价等12个方面提出30项改革措施。中国农科院院长唐华俊表示,坚持党管人才原则,以制度建设为抓手,以提高科技创新能力为目标,着力激发人才创新创造活力。

引进:精准招聘 相得益彰

2014年7月,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淡马锡生命科学研究所博士后谷晓峰看到中国农科院发布的青年英才计划招聘广告。起初,作为一名表观遗传学的基础科学研究者,他对自己能否在农科院找到未来科研方向并没有十足把握。

多次沟通后,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人才引进团队了解了谷晓峰的担忧,主动为他梳理以他的科研基础将来能在农科院做些什么。“他们向我展示,我原来做的模式植物拟南芥可以在这里以水稻为材料开展工作。”谷晓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同时,该所人才引进团队还指出,目前表观遗传在作物遗传育种上的应用仍是空白,如何把表观遗传与遗传育种结合起来,正是谷晓峰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在精准地了解自身要什么、人才有什么的基础上,该所毫不犹豫地向全球优秀农业科学人才“转身”——“We want you!”

当然,“精准引入”的谷晓峰与生物技术研究所“一拍即合”,相得益彰。近年来,他相继入选中国农科院青年英才计划、国家“千人计划”青年人才、农科英才特殊支持“领军人才”。如今,他带领团队在通过表观遗传提高作物产量和对抗外界胁迫的能力上取得了丰硕成果,获得授权专利5项,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论文15篇。

科研成果一定要应用在生产上,这几乎是农业科学家们的共识。然而,利于某些作物生产的地区,却不一定能吸引到优秀的农业科学家,这成为摆在农科院人才工作面前的现实问题。例如,农科院棉花研究所是唯一的国家级棉花专业科研机构和全国棉花科研中心,但其位于河南安阳,吸引优秀人才来安阳工作成为棉花所所长李付广的“心头痛”。

“草船借箭”,是李付广想到的办法。2018年,该所同在科研上有紧密合作的深圳基因组所首次尝试在《院人才跨所流动管理暂行办法》框架下签订协议,共同引进人才。按计划,棉花所负责编制等体制内的事,基因组所负责深圳户口、社保、绩效奖励等,共享人才合作成果。

“这项合作既解决了优秀人才在一线城市生活之难,也让他们的科研工作落了地。”和许多科研人员一样,李付广正在期待这一协议下引进的优秀人才。

正是在“精准招聘”的思路下,农科院一年来全职引进海内外人才43人,包括海外人才37人、国内人才6人;柔性引进高层次人才115人,其中院士6人。

培养:搭好舞台 快速成才

人才引进后,如何快速胜任中国农业科学科研工作,成为农科院人才工作的重点。多年来,农科院有针对性地实施帮扶政策,促进青年科技骨干快速成长成才。

特别是对于国内培养的本土人才,一年前,农科院又出台了高层次人才支持政策——农科英才,分三个层次给予其科研经费和岗位补助。

对此,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宁约瑟深有感触。“如果说从海外引进人才是招来的‘女婿’,那像我这种土生土长的就是‘儿子’。”宁约瑟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自己海外学习经历不多,按以前的规定,是没有机会入选青年英才计划的。在“引育并举”的原则下,植物保护所对“女婿”和“儿子”都很重视。

农科院在青年英才计划下设培育工程,采取两段式培养模式,发挥院所两级的积极性,设定了70%的院级择优支持比例,有效强化了人才培养质量。宁约瑟所在的研究所层面,也有针对性地实施帮扶政策,促进青年科技骨干快速成长成才,现已投入2500多万元用于人才培养。

如今,宁约瑟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4项课题,以稻瘟菌效应蛋白致病机制和水稻寄主抗病机制研究为切入点,解析水稻—稻瘟菌互作分子机制并取得重要进展,为创制新的病害防控策略奠定了重要基础。其中,他以第一作者/共同第一作者/共同通讯作者发表高水平SCI论文10篇,累计影响因子80.705。

位于二线城市的郑州果树所也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培养本土人才上。“我们高度重视青年人才培养,为青年人才实现人生出彩搭建舞台。”郑州果树研究所所长曹永生如是说。“少在实验室坐起来、多在果园里走起来”,该所这样要求科研人员。鉴于现代果业育种周期长的特点,该所实施“青年育种人才培育计划”,以长周期培养为特点。

“育好一个品种,要对得起百姓、对得起产业。”每年秋天必定深入山林寻找野生猕猴桃资源、自认为“女汉子”的齐秀娟是郑果所育种人才,经过长达13年的时间,成功开发了红宝石星、中猕二号等猕猴桃新品种及其配套栽培技术。

“对育种人才长期、稳定的支持激励了科研的后发力量,让我们能安心、踏实去育种。”她说。

激励:分类考评 不唯帽子

对中国农业科学而言,既要贴近农业科研规律,又要与国家重大需求相结合,而不是“紧跟”与照搬“国际前沿、热点”来发表论文。为此,农科院建立了一套“不唯论文”“不唯帽子”的人才评价机制,用分类考评的“组合拳”充分激发人才创新活力。

一直都没有“帽子”的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君明今年入选了农科英才。他介绍说,“育种属于应用研究。农科英才遴选充分考虑了做应用研究的基础条件和情况。因为一个品种必须两代人接力才能完成,除了第一完成人,其他主要完成人的贡献也是不可或缺的。”

相应的,考虑农业科研的特殊性和传承性,作物科学研究所充分体现种质资源、遗传育种、基因组学和耕作栽培不同学科体系特征,构建分类考核评价机制。

“如果都用文章标准考评,肯定是行不通的,也是不公平的。”孙君明说。对于他做的应用研究,以品种推广、技术咨询与应用为考核重点。

作物科学研究所所长刘春明表示,分类考核稳定了科研队伍,激发了创新活力,特别是对于从事种质资源研究等基础性工作的科研人员,论文不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人心更加稳定,科研产出效果明显。

同时,设立合理的评价周期。“避免频繁考核,将时间还给科研人员,保障人才潜心科研,促进重大成果产出。给予新引进人才和新成立创新研究组更多信任关爱,3年发展期内免考核,3年后纳入正常考核。”刘春明说。

不拘一格地选拔和使用人才,在唐华俊看来,最重要的是建立符合人才发展规律的评价机制,既要看“帽子”,更要看“里子”。“里子”就是人才当前的创新能力和未来的创新潜力,要坚持德才兼备,注重凭能力、实绩和贡献评价人才,真正做到“唯才是举”“能上能下”。

《中国科学报》 (2018-09-27 第1版 要闻)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阅读原文】。感谢您的支持!
阅读提示:科塔学术无法对本文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网站下方的联系方式与我们联系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