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光纤之父”高锟走了
他曾发起一场世界通信技术的革命

 

■本报记者 倪思洁

如果没有光纤通信技术,可能就没有我们现在使用的高速互联网、移动电话通信和微信即时通信。而如果没有高锟,可能就没有光纤通信技术。

遗憾的是,就在中秋佳节的前一天,9月23日,被誉为“世界光纤之父”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高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84岁。

在香港中文大学发布的敬悼文章中,现任校长段崇智表示,“高教授于科研方面力求创新,矢志追求卓越,其于光纤方面的研究,促成互联网发展,为人类通讯史写下全新一页”。

1933年,高锟出生于上海市金山区。15岁那年,高锟随家人移居台湾,1949年迁往香港。1963年,在英国攻读伦敦大学博士学位期间,高锟开始了关于玻璃纤维的理论和实用研究。

1966年,高锟在国际电话电报公司任职期间,在《英国电子工程师学会学报》上发表了题为《光频率介质纤维表面波导》的论文,首度提出光导纤维在通信上应用的基本原理,并且描述了长程及高信息量光通信所需绝缘性纤维的结构和材料特性。

这篇论文惹来不少争议。玻璃丝能用来通讯?当高锟提出用光纤传输代替电的想法时,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几乎没有人相信世界上存在无杂质的玻璃,更别说用玻璃来代替电了。

面对质疑,高锟投入到后续的研发工作中,用智慧和努力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最终,高锟让论文里的字符公式变成了现实——光纤通信系统问世,他也因此获得“光纤之父”美誉。当今互联网发展的道路由此被铺平。

1977年,美国西屋电气公司在亚特兰大成功开展了世界上第一个光纤通信的现场实验,让光纤通信迈向实用。

然而,2003年,高锟被确诊为脑退化症,行动和认知能力受到很大影响。2009年,76岁高龄的高锟在首次提出光纤通讯的40多年后,终于等到了迟来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一奖项表彰了他“在纤维中传送光以达成光学通讯的开拓成就”。而1966年7月论文被刊出的那一天,后来被视为光纤通信的诞生日。

如果回到1966年,当时被质疑声淹没的高锟一定没有想到,就在他论文发表后的第六年,湖北省图书馆里,一位名叫赵梓森的中国科学家从论文的字里行间找到了对光纤通信技术的信心,并决心投身光纤通讯事业。

后来,这位与高锟年龄相仿、同样出生于上海的科学家,因研发出中国第一根实用化光纤光缆和第一套光纤通信系统,被誉为“中国光纤之父”。

“由于社会环境的影响,我在1973年才看到这篇论文。当时,我就感觉到这是一场革命。”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光纤之父”赵梓森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1970年,美国康宁公司制造出了3条30米长的光纤样品,但由于当时中国与世界信息不通畅,直到1973年,他才得到这个消息。

回忆起高锟的学术影响力,赵梓森说:“他发起了一场革命,一场世界通讯技术的革命。”

两院院士王淀佐曾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评价高锟:“高锟的成就充分体现了一位科学家的远大眼光和非凡的综合能力。”

高锟先生的贡献在科研,也在教育。生前,高锟常奔走于国际学术交流合作、内地与香港的交流与合作的活动中。

“作为华裔科学家,高锟热心于中国科技教育事业的发展。在他任教并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期间,一直致力于香港和内地的科技交流与合作。10年前,世纪之交之际,香港科技界筹备成立香港工程院,高锟出任首届院长。香港工程院曾与中国工程院共同主办两次科技论坛,研讨两地发展高科技产业等问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王淀佐曾如是说。

对于高锟的教育贡献,段崇智评价说:“高教授是出类拔萃的学者,也是高等教育界高瞻远瞩的领袖。”

《中国科学报》 (2018-09-25 第1版 要闻)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阅读原文】。感谢您的支持!
阅读提示:科塔学术无法对本文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网站下方的联系方式与我们联系进行处理。